電視塔,也不知道還要看幾年

新的一年開始,也意識到自己在德國待了不少時間。不敢說自己去了很多國家,但從2019年開始住在柏林後,我仍然頻繁地飛去LA甚至短暫的逃回台灣三個月,這樣算算我在德國柏林待的時間也才不過一年多一點點。我承認自己對於柏林甚至德國都還不是那麼理解,但是在2020基於某些原因我認識了一些人、跟同事互動,開始比較踏實的在柏林生活,也才慢慢理解為什麼我會喜歡這裡、選擇這裡。

會想打這篇文章的原因有太多,包含自己的過去、跟人有摩擦、遇到特別的人甚至經歷人生的更低潮。在跟2020說再見的同時,今天一早起來竟然是回想起某個不是很熟住在柏林的朋友發的一篇文章,內容已經過於模糊,但基本上是在抱怨(或是說氣憤)為什麼在COVID的期間柏林人(或慨括來說歐洲的人民)不願意配合政府控管人民群聚的限制、餐廳關閉的限制來降低COVID的狀況,我朋友認為人民們為什麼這麼自私,少party一點對於政府跟國家都是好的,因為lockdown的關係經濟已經受影響,政府管制是必要之舉,而為何人民不能體認到這點,還是不願意配合甚至上街遊行跟抗議。